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灰先生 | 9th Feb 2012 | 灰色生活 | (202 Reads)

人在醫院出生,但隨著人長大,出入醫院像變了禁忌,悲總多於喜。

 

生平第一次被白車送往急症室,醫護人員很率直,但說的話肯定是為你的身體健康出發。

一年總有二、三次身體虛弱的時候,以往差點想暈低時只要坐下或吃餅乾就能撐過;今次一天內暈到四、五次,完全破了一年的紀錄,醫生盯著本帥的血壓計上飄忽的數字也嘖嘖稱奇。

灰粉也請放心,這次又是自然康復。住院很無聊,沒有任何治療就在醫院「被監察」了三天的光陰。以現時醫療資源來說,這待遇是不薄了。

每晚在病房都會聽到隔鄰病房在大叫;或是鄰床手腳俱廢的男人呼召護士來,又說不出身體怎麼了。同房有個病人已經待了很多年,兩腳已難再走路,何日康復已沒法想像。

同一棟病院內,藏著多少個難以向別人啟齒的故事;但只要靜靜觀望,不用對方啟齒已能體會。

 

除了自己,外公也頻頻進院;大家心裡明白,每次半夜有電話醒闖進夢鄉,已不期然作了最壞打算。每人都不知誰會首先離去,也難論道時間尚有多少。

還能珍惜的,請不要錯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