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灰先生 | 27th Mar 2012 | 灰色童話 | (255 Reads)

這小城鎮今天來了一個新國王。

人民都沒什麼感覺,反正一直都是自己靠自己的生活;誰當家作主也未曾幫忙過什麼。可是,當新國王登基的消息傳出後,人民都議論紛紛,忐忑不安,因為傳言此人是個不好惹的野心家。

新國王清早起床,梳洗整理一番,在大廳會合群臣後,跟著要辦他登基後第一件事:造新衣。

 

他早就知道自己會入主這個皇城,故此預先找來城裡最出色的裁縫為自己度身訂造皇服。當然這種事嘛,不能過早造,否則引來話柄,只有安排在登基的第一天早上來處理。

「你是最出色的裁縫,本王會虛心接受你的專業意見。」劈頭第一句,新國王是如此的開明。「本王會穿著新衣巡視城鎮,面對人民,所以麻煩你快手一點。」

裁縫作了個揖,說:「要配襯起尊貴的王位,皇服主要都會用金絲來穿成。」

「我說這不行!本王不是欽點的『黃袍加身』,能有今天都是『揼石仔』得來的!」 

群臣一聽,無不感嘆他是治國良才。

 

 

「那麼改用白銀吧,脫俗之中不失高雅。」 

「你懂個屁呀?本王的遠親是做白銀生意的,難不成你想害本王被坑利益輸送?」無故自爆,這男人果真神經質。

「什麼利益輸送?」群臣互相對望,如三歲痴兒:「剛才你有聽見什麼嗎?人老了,耳朵不管用啦!」 

「此人相當有嫌疑。」 國王愈想愈遠,唸唸有詞:「人來,先把這裁縫抓起來重打二十再說!」

裁縫大驚求饒,更抓著其中一個大臣的腿:「這可不是真的吧?」

「What the fuck?!」大臣把裁縫踢開:「我可不認識你這江湖中人!滾到一邊去!」 

 

可憐裁縫「被以言入罪」,無故被衛兵教訓一頓,有怨無路訴。

「這班仆街.....」裁縫心生不忿,意念一轉,說:「陛下!小的曾學過一點煉金術,知道怎樣能煉製出一種叫『黑材料』的罕見衣料;它又黑又亮,用來造新衣必定霸氣十足,盡顯君臨天下的氣派呀!」

國王聽後大樂:「這有點意思,快造!」 

「陛下,煉金術需要原材料,不知道皇城內能否找到呢?」

「什麼原材料?這裡多名貴的東西都有!哈哈!」

裁縫暗笑,說:「『黑材料』是一種偏門邪道,需要收集『罪孽』來煉成呀。

國王心下一沉:「 什麼『罪孽』?具體一點!本王是個好人,你可不能當我是壞人!」 

裁縫戰戰兢兢的走到國王耳邊,輕聲說:「收集人家的『孽』也可以,例如是現在這群大臣不見得光的罪證呀!表面德高望重的人,也難保沒有黑暗的一面....」  

國王大笑三聲,說這不是問題。人家的「罪孽」,他早就掌握在手,不然怎能控制這班老臣子指鹿為馬?國王著衛兵準備煉金術要用到的器材,再召裁縫到他的書房,秘密煉製「黑材料」。

 

群臣盯著書房門在乾急。  

「你們知道嗎?這混蛋在下午的巡視,好像調動了軍隊。」其中一個大臣說。「基於安全也不至於這樣大場面吧?」

另一人答道:「這不用說是秋後算帳呀。在登基前質疑他的人,很可能被清算!」

「他只聽取他愛聽的話,不愛聽的話自然會有方法壓下!」

「呵呵!我打從一開始就支持新國王,哪用擔心?」

七嘴八舌,這樣一聊又過了一刻鐘。

房門打開,濃煙從房內散出來,國王與裁縫緩緩步出。裁縫手上捧著一盤又黑又亮的物料,這就是用來造新衣的「黑材料」吧? 

裁縫說:「小的馬上用這珍貴的『黑材料』為陛下造新衣,必定能趕及在下午登場!」

背負「罪孽」的男人,會踏上怎樣的舞台?

 

下午,城鎮廣場中央設置了高高的講台,就待新國王居高臨下,面對人民。四周同時進駐了大量防暴衛兵,「以防萬一」。

國王於後台穿上新衣,在鏡子前整理著。「不錯,太帥了!」佇候在則的臣子當然齊聲讚好。  

「軍隊都準備好了嗎?」國王問臣子。

「都準備好了。」臣子口窒窒地問:「可是....這不會太強硬吧?」

「你說什麼?反對的聲音都是不合邏輯的,他們在台下咆哮也是不理性的!」國王拍一拍這臣子的腰:「你的腰骨太軟了,怎擔當大事?」

突然,國王的新衣好像愈縮愈緊,變了緊身衣似的。

國王大驚:「這....是怎麼了?」

群臣以為這是新衣的特別之處,高呼神奇。「看!陛下的身型多棒!」

新衣彷彿不想讓他們失望,再度收緊,把國王逼得有點呼吸困難。

「媽的!什麼鬼玩意?」他嘗試把衣服拉鬆一點卻不果。「那裁縫呢?快召他回來!」

現在國王想整件衣服脫下來也做不到。就在他掙扎間,一封信從口袋掉下。「這是使用說明書嗎?」國王馬上打開一看: 

「『罪孽』是種黏人的東西,纏上了就甩不開。愈想掩飾埋藏,它就愈往身上推逼;坦誠悔對,它反而化為美麗光華。」

國王大怒,把信撕掉:「都不關我的事,那是別人的『罪孽』!」

自作的孽跟別人作的孽,在這群掩著良心的人之中,還有差別嗎?

 

群臣不明白國王在磨蹭什麼,指是時候上台了。國王腰骨硬,不低頭,勉強擠起精神走上高台。台下早就聚集了大批人民,等候新國王講話。

裁縫也身處其中,看著國王身上的緊身衣,搖搖頭。

「『黑材料』將是你一生的包袱,如果往後沒有人再敢坦誠跟你說句真話,你就乾脆被黑暗吞沒吧!」

國王咳了兩聲,展現虛偽的笑容:「我最親愛的子民哦,本王會虛心接受你們的聲音。」

防暴衛兵冷冷地瞪著人民,他們早收到指示,台下誰敢發聲便要「協助他離場休息」。

現場是和諧的安靜。

「你呃人!唔好講大話!」突然一個站在前排的小女孩說:「剛才我看到有準備抗議的叔叔被士兵帶走了!」女孩的父母馬上掩著她的嘴:「別亂說話!」

防暴衛兵預備好武器,只等國王一聲指示..............

 

 

掩著雙耳掩著良心的聖人,妄想能快樂一生。

到了一天他放開雙手,才發覺雙耳和良心早就被沉沒在黑暗之中,再不復見。